登入 | 注册
「让座」是应该还是美德?女孩在博爱座睡着后 手机放「跑马灯」 让人看了又心疼又心酸....

大众交通运输工具上的博爱座如果没人坐到底能不能去坐,这件事已经吵了好一阵子,这几年来已经有大部分民众较能接受“博爱座没人需要坐就可以坐”这个观念,但社会上仍有许多“正义魔人”拿这些“看起来健全”的人坐博爱座开刀,劈头就大骂,完全不管对方是否其实身体不舒服等等。而这些事蹟也在网络上引起热议,更有许多人因此对于“坐博爱座”这件事显得战战兢兢。



脸书社团“爆废公社”有一名网友PO文说,自己搭公共汽车时看见了一名女孩坐博爱座时,竟然用手机拍放跑马灯,内容是“需要让座请叫我”,女孩在座位上沉沉睡去,让他看了非常心疼说:“现在搭公共汽车还要这样也真是辛苦了……。”


看着女孩坐博爱座还要害怕被魔人酸,原PO觉得相当心疼,他说:“现在搭公共汽车还要这样也真是辛苦了……。可怜上班、上课很累,坐位子却会被人觉得不应该?”“女孩的最后手机也都弄到没电了。”心酸的画面也让他感叹说:“让座是美德、是善意,不是应该!”


影片让许多人留言讨论,有人说:“博爱坐人人都可以坐,并不是应该一定要让坐…是给有需要的人。”、“觉得这个位置的本意都被假正义的魔人搞烂了。”、“博爱座都快变陋习了。”、“太多魔人了啊,唉,辛苦了。”、“觉得心酸酸的。 
”、“坐博爱座的压力好大。”、“看她这么累,我的话舍不得叫醒她了。”

根据台师大的文教议题报导,其实博爱座起源于北欧地区,主要目的是让身障者可以像一般人一样搭乘大众运输工具,又称为“优先座”(Priority Seats)。


不过台湾师范大学社会教育学系助理教授王美文指出,博爱座文化的形成是一种民众被“驯化”的过程,受到政策与传统规范的影响,无论座位标示或色彩设计,都使得不属于“老、弱、妇、孺”的乘客坐在博爱座上时更显得突兀,使其受制于一种无形的群聚压力而不敢继续坐在博爱座上。

除了“老、弱、妇、孺”,近年来社会大众也逐渐关注具有“隐性需求”的乘客应该加入博爱座的行列。隐性需求是从外表无法辨识,但内在确实必须乘坐坐位以减轻负担。然而,隐性需求是从外表难以判断的,例如:肚子痛、膝盖受伤。乘客的隐性需求不明显时,却不敢向坐在博爱座的乘客要求让座,至于原因,多数人表示“太丢脸”、“厚脸皮”、“害羞”等。


通用设计专家余虹仪表示,日本的博爱座标示除了“老、弱、妇、孺”以外,还加入
了“生病的人”的图示,顾及到有隐性需求的乘客,是台湾在改善博爱座设计时可以效法的对象。
 

其实面对博爱座争议,台湾近年来已经和缓了许多,也许利用手机放跑马灯的女同学是好意,出于善心认为自己身体”还可以”,也顾虑到比她更严重、更需要博爱座的人,所以才特别使用手机秀出跑马灯。

而设置博爱座的目的不仅是提醒乘客,座位必须以有需求者为优先,更重要的是真正做到发自内心、帮助他人的行动,同时也需要具有相互尊重的雅量与体恤他人的同理心,让“人情”成为社会上最美丽的风景。



只要投稿文章就可以赚奖金? 
居然有这么好康的事??
一起加入Media 8重复自动收入! 
一起赚取专属于您的重复自动收入吧!
等级越高赚的奖金越高喔!!!

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!
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、社群网站上,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,就可以赚点击奖金,最棒的是,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【成交奖金】
分享你的专属连结,让生活更美好!
  
留言板


热门分类
Share on Google+